绿色中文网: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

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

热门小说完结重生后,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沈宁_重生后,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沈宁完本小说免费

热门小说完结重生后,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沈宁_重生后,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沈宁完本小说免费

穿越重生
2024年02月25日 22:21:08
重生后 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 沈宁 穿越重生
沈宁
小说叫做《重生后,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》是“沈宁”的小说。内容精选:  流放路上,毒酒进肠,再睁眼时,竟重回一年前,还未家破人亡的时候。  重来一世,手无缚鸡之力的沈宁本来打算,哄着那位位高权重却冷漠疏离的便宜夫君帮她,却突然得知,他失忆...

热门小说完结重生后,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沈宁_重生后,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沈宁完本小说免费

小说《重生后,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》,超级好看的穿越重生,主角是沈宁,是著名作者“沈宁”打造的,故事梗概:她虽然这么想,面上却带着娇俏笑容:“夫君好厉害。”司琰见她过来视线跟过去,举了举手中的放下弓箭问:“会吗?”沈宁诚实的摇摇头。司琰往沈宁的方向走了两步,随口一问:“我以前没教过你?”沈宁心中咯噔一下,往他胸口蹭了蹭,语气娇嗔:“倒是说过,但是你多忙啊,哪儿有空。”司琰找侍卫了解过,成亲之后,他在边疆...

在线试读


第二天,沈宁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,她睁开眼缓了一会儿,在看清楚自己身在何地时,猛地看向身边。

旁边是空的,想必司琰早就起了。

沈宁长舒一口气,直挺挺的躺回去,一切都太玄幻了,昨天才重生,晚上她就跟司琰……

想到昨晚发生的事,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,只是那样就让她溃不成军,若是到了真圆房的那天,她咬咬唇,简直不敢想。

算了,事已至此,还是听天由命吧。

等她缓过劲儿后,唤来彩云彩月服侍梳洗,简单的吃过早饭后,一进前院就看见了正在射箭的司琰。

冬天寒日,他只穿了件单薄的蓝色劲装,硕大的弓箭在他手里仿佛玩具,手臂稍微用力,箭矢便有了势如破竹之势,直中靶心。

沈宁忍不住腹诽:这人还真是闲不住。

她虽然这么想,面上却带着娇俏笑容:“夫君好厉害。”

司琰见她过来视线跟过去,举了举手中的放下弓箭问:“会吗?”

沈宁诚实的摇摇头。

司琰往沈宁的方向走了两步,随口一问:“我以前没教过你?”

沈宁心中咯噔一下,往他胸口蹭了蹭,语气娇嗔:“倒是说过,但是你多忙啊,哪儿有空。”

司琰找侍卫了解过,成亲之后,他在边疆和京城的时间差不多一半一半,但在京城也不能闲着,经常外派,不过……

“听说我之前去边疆,你都不曾跟着去。”

沈宁咽了口吐沫,右手有一搭没一搭扒拉着司琰的袖子,娓娓道:“人家一直想去的,可你说边疆环境恶劣,怕我吃苦,只让我在京城待着。”

司琰若有所思的看着她,大掌抓起她的手在唇边亲了下,语气莫名宠溺:“是我从前考虑不周,下次出征带你一起,来,我教你射箭,等有机会带你去跑马,到了凉州都能派上用场。”

沈宁嘴角一僵,这倒是大可不必。

司琰的教学很认真,从背后扶着沈宁的胳膊,一次次给她比划怎么发力,沈宁已经很久没下过这种力气了,没一会儿就要出汗,可她还得硬着头皮干,谁让她嘴欠,刚才就不该搭理他。

就在沈宁进退两难时,一道刚飘进院子的身影突然惊呼出声:“沈宁?”

上官静是沈宁的闺中密友,平常常来找她玩儿,她的出现无疑救沈宁于水火,沈宁立马放下弓箭,如临大赦般的松了一口气。

司琰也是知趣的,他对除了自己夫人以外的女人都没什么兴趣,跟上官静微微颔首打过招呼后,径直离开了。

等司琰的人影彻底消失不见,上官静才敢上前,她一把抓着沈宁的胳膊,满脸不可置信的说:“什么情况,光天化日,你们就抱起来了,原来不是谁也不搭理谁吗?”

虽然上官静的声音本来也不大,但沈宁还是谨慎的把她拉到一边:“说什么呢,我夫君,我当然喜欢了。”

上官静听后瘪了瘪嘴巴,表情难过的像是要哭出来,她们俩都是联姻,嫁给了不喜欢的人,一直都是抱团取暖,没想到现在……

她的眼神仿佛在看负心汉:“你变了,说好的我们俩双宿双飞,你却偷偷喜欢男人了。”

沈宁头痛扶额:“不不不,你听我说,夫妻本来就该这样的,而且褚雄对你挺好的,你也别总耍小脾气。”

上官静眼睛瞪得更大,右手探上沈宁的额头:“你没事儿吧,到底是司琰受伤了还是你受伤了,之前不是你劝我各过各的,对了,成亲之前你还给我和荣景逸牵线呢,说褚雄一无是处。”

荣景逸是沈柔的小叔子,当初沈宁觉得姐姐婚姻美满,国公府是个好去处,对武将又有误解,所以想要上官静跟她姐姐当妯娌呢,现在想起来,她简直是傻子。

沈宁无奈叹息:“你就当我原来瞎吧,我承认,之前对褚雄的了解太过片面,而且你们不都圆房了,板上钉钉的夫妻,相濡以沫总比横眉冷对强。”

都说危难见人心,前世被流放后,所有人都对他们避之不及,只有跟他们没什么交情的褚雄不遗余力帮忙。

沈宁当初亲耳听褚雄说他喜欢上官静,什么都愿意为她做,这种心思绝不是一天两天,只是还没表露而已。

说起圆房,上官静更嫌弃了:“蛮牛耕地一样,当谁稀罕,而且他成天就知道那点儿事,提上裤子就走人,谁知道是不是把我当成勾栏院里的女人了。”

如果说沈宁和司琰是心照不宣的疏离,那上官静对褚雄的单方面嫌弃可是事出有因的,坊间传言,身为大理寺卿的褚雄为百花楼头牌一掷千金,官员狎妓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尤其这人还是自己的夫君。

之前沈宁也因为这事对褚雄有偏见,经过这么多事,她已经完全不信这个传言了。

沈宁:“流言终究是流言,你要想知道真相,就直接问他,省的憋一肚子气,而且就你说的,他每天那么折腾你,哪儿有精力去什么百花楼,我觉得,他其实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冷,你有要求直接跟他说,保准他言听计从。”

上官静震惊的头上的步摇都跟着晃,她“啧啧”两声:“你是不是收褚雄银子了,怎么这么帮他说话,而且你怎么这么懂,该不会已经跟司琰这样那样过了。”

沈宁不知道话题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,赶紧转移话题:“总之,我跟司琰现在是恩爱夫妻,以前那些都不做数了,不说这些了,过几天就是一年一度的‘才子佳人’比赛了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这话从沈宁嘴里说出来,上官静觉得自己像是出现幻觉了:“开什么玩笑,你什么时候关注过这种比赛,不对,你是要画画?可你不是说,你的画作超凡脱俗,根本没必要跟凡人分享吗。”

想起从前那些不过脑子的豪言壮语,沈宁讪讪一笑:“人都是会变的嘛,而且这话都是沈煜瑶教我的,她肯定没安好心。”

上官静已经数不清这是今天的第几次震惊了,她两手晃着沈宁的肩膀,激动地说:“你终于看清沈煜瑶的真面目了,谢天谢地,老天保佑!”
小说《重生后,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>>>阅读全文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