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色中文网: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

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

被渣兽始乱终弃后,他后悔了沈临最热门小说_全文免费小说被渣兽始乱终弃后,他后悔了(沈临)

被渣兽始乱终弃后,他后悔了沈临最热门小说_全文免费小说被渣兽始乱终弃后,他后悔了(沈临)

小说推荐
2024年04月16日 22:31:14
被渣兽始乱终弃后 他后悔了 沈临 小说推荐
沈临
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《被渣兽始乱终弃后,他后悔了》,热血十足!主人公分别是沈临,由大神作者“沈临”精心所写,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:沈临满嘴爱我的话,却转身将我丢在兽潮。后来我身旁的位置有了别人,他慌了神。不可置信地匍匐在我脚边:「棠晚,你不...

被渣兽始乱终弃后,他后悔了沈临最热门小说_全文免费小说被渣兽始乱终弃后,他后悔了(沈临)

精品小说推荐《被渣兽始乱终弃后,他后悔了》,赶快加入收藏夹吧!主角是沈临,是作者大神“沈临”出品的,简介如下:6.自从对门来了邻居后。除了邻居偶尔上门洗个澡,偶尔回家的时候发现有好心凤为我烧好了一桌菜,再或者偶尔门口会刷新小礼物之外,一切都还算如意。直到这天朋友邀请我去斗兽场。我见到了沈临...

在线试读


凤川低低笑出了声。

我尴尬地咳了一声,「能不能好好穿个衣服再出来。」

「抱歉。」凤川投来一个歉意的眼神,「来得着急,忘记拿衣服了。」

我算是懂了什么叫做真诚才是必杀技。

一句话又给我堵得哑口无言。

6.

自从对门来了邻居后。

除了邻居偶尔上门洗个澡,偶尔回家的时候发现有好心凤为我烧好了一桌菜,再或者偶尔门口会刷新小礼物之外,一切都还算如意。

直到这天朋友邀请我去斗兽场。

我见到了沈临。

见到他我并不意外,因为这其中并不缺少我的推波助澜。

沈临是狐狸兽人中最低等的火狐狸,空有一副长相,会点上不得台面的狐媚术。

他离了我确实是找到了更好的去处。

可惜,他的大梦没有做完,就被我半路截胡了。

狐族现任族长是女性九尾狐,不过也是看中了他的相貌,给了他一点嚣张的资本,允许他留在族里办事。

他以为可以借此一步登天,才敢对我痛下黑手。

不过沈临不知道的是,族长她最宠的弟弟是我的长期合作伙伴。

沈临险些害我丧命,我必然不会就这般放过他。

在我的授意下,被扫地出门的沈临又回到了起点。

斗兽场都是些想要赚快钱的亡命之徒,面对实力悬殊的同类,沈临只会在这里吃尽苦头。

如今的他跟当初刚见到时没什么两样。

被关在笼子里,鲜血顺着身上的伤口淌到地上。

裁判站在擂台中央,高喊着:「下一局由我们的常胜将军狼人对战火狐狸!」

沈临被放出笼子,面对狼人的猛攻,他仅仅抵抗了两个回合。

瘫倒在地的沈临朝着观众席投来目光。

他望到了我的方向,我跟他那双红色的眼眸对上。

不甘,憎恨,厌恶……

我从里面捕捉到了许多情绪,忍不住笑出声。

7.

和我坐在一起的堂姐顾安问我。

「这不是你那只小狐狸吗?不要了?」她露出戏谑的表情,「长得还怪好看的,我拍下来玩两天?」

我挑了挑眉,「随意,你喜欢就行。」

顾安在圈子里出了名的玩得花,沈临只会从一个地狱到另一个地狱。

从斗兽场回家。

远远就瞧见门口坐着的一道身影。

一如凤凰蛊初遇那天。

凤川蹲坐在地上,后背紧贴着大门,面露难色。

怀中紧紧抓着一件衣服,能看得出来是我的。

他仿佛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汲取着衣服上的每一寸气息。

凤川听到动静抬起头,金红的双眸露出希冀。

像是特地蹲守我一样,整个人飞扑了过来,将我圈在怀里。

隐忍又克制地说道:「阿棠,摸摸我吧。」

对于凤川,我一直秉持着难以言说的态度。

直觉告诉我,我和他之间发生过什么事,可是反反复复翻遍了二十多年来的记忆,并没有这张脸的存在。

我站在原地愣神了片刻,下意识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。

凤川感受到我手中的力度后,禁锢在我后腰的手掌不安地颤抖了一下,力道松了一分。

「别推开我阿棠,是我来的晚了,你不记得我是应该的,这是对我的惩罚。」

他的声音环绕在我耳边,「只是求你别推开我。」

我试探着问道:「我到底忘记了什么?」

凤川抵着我的额头,我看到了一段属于他的记忆。

一张与我并无两样的面孔抱着一只小凤,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亲昵。

8.

「这不是我。」我很肯定地回答。

凤川抽回记忆,「这是你,前世的你。」

「我沉睡了太久,久到没有发现你已经转世。」

听了这话,我蹙了蹙眉,「可是凤川,对我来说,这不是我。」

「或许你只是把我当成了替身,我不管什么轮回转世,即便这是我,也早已面目全非了。」

凤川摇着头,「凤凰不会认错自己的爱人,绝对不会。」

他很固执。

我觉得没办法跟他讲道理。

于是开了门,转身进去,「你可能需要冷静一下。」

我把凤川关在了门外。

关上门的一瞬间,我在凤川的眼底看到了委屈。

心底隐隐升起一抹异样。

看来该冷静的大概不止他,还有我。

躺回床上辗转难眠。

眼前不停地出现凤川记忆里笑容晏晏的那张脸。

耳边是他那句,「凤凰噬爱而生……」

一直折磨到后半夜都难以入睡。

我空洞地盯着天花板,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。

凤川不会在外面蹲一晚上吧?

这绝对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。

脚下的动作比脑子动得快,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人已经站到门口了,手已经握住了门把。

果然不出我所料,凤川此刻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兽。

用双翼将自己包裹的很严实,试图在漆黑冰冷的夜晚找到一点安全感。

我伸出右手,轻轻触碰了一下流光溢彩的翎羽。

凤川察觉到后,从羽翼中探出脑袋。

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出声。

我注意到他本就被红色凤纹覆盖的眼尾愈加红艳,直到红了整个眼眶。

慌慌张张地抬起手遮住了他的双眼。

生怕看见有液体从这双固执的眼眶中溢出。

凤川收起翅膀,抓住了我盖在他双眼上的手。

掌心感受到闭上眼的瞬间有睫毛划过。

微微泛起的湿润让我心头一惊。

我下意识想抽离,凤川却抓的更紧了。

闭着眼轻蹭着我的掌心,我捕捉到了一声极轻极轻的呜咽。

他哭了……

9.

一时我有些无措。

他又狠狠蹭了下我的掌心,终于将埋在手心的脸抬了起来。

抬头仰视着我,也不言语。

酸涩的感觉蔓延到我心尖尖上。

我叹了口气,「走吧,进屋。」

凤川乖巧地坐在沙发上,眼神随着我满屋子移动。

我给他递了杯水,「你现在是要怎样?准备在我家的沙发上坐到天亮吗?」

他接过去后抿了一口,「不行的话……蹲在门口也可以的,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儿。」

眨着湿漉漉的睫毛说这种话,这只鸟怎么狗里狗气的。

没忍住抬手撸了一把他的脑袋。

触感很好,跟他的绒羽一样温暖而柔软。

「阿棠,你能给我梳理羽毛吗?」他突然说道。

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?

凤川大概是看到了我疑惑的眼神,瞬间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说:「对不起。」

总觉得他现在像是被我吓坏的惊弓之鸟。

「可以。」

他凤眸又露出了希冀。

凤川的双翼很漂亮,比我见过的任何一只鸟类兽人都漂亮。

肩胛蔓延出去的羽翼由深到浅,从明艳的红色渐变成璀璨的金。

我张开五指缓缓伸进羽毛里。

每每触及肩胛处的时候,都能微不可见的察觉到凤川的轻颤。

好似拍到了小猫的尾椎骨般。

凤川餍足的眼神中透着祈求,喃喃道:「阿棠,我很害怕你拒绝我,你要怎样对我都行,只要别把我推远。」

停顿了片刻,又接道:「别不要我。」

指尖的羽毛好像在此刻滑落到了心底。

柔软到泛起一层涟漪。

我想我大概拒绝不了你了。

从打开门这扇门开始。

10.

天光乍破了远山的薄雾。

天际泛起的金光照应着凤川的双羽。

覆盖在身上的羽翼让初秋的清晨消减了凉意。

凤川被我的动静闹醒,金色的凤眸撞入我的眼底。

此时我才深刻体会到祥瑞二字。

以至于让我在心底升起了渎神的错觉。

刚睡醒就收到了父亲的来电。

让我明天去参加老宅的宴会,他要向大家正式介绍一个人。

跟他的对话一如既往的淡薄,每次联系必定有事。

我也能理解,毕竟只是养父而已,并不奢求太多亲情。

第二天下午。

我客套的邀请了凤川当我的男伴。

没想到给他杆子就顺着往上爬,他一脸欣喜的接受了。

宴会开始前我见到顾安带着沈临入场。

沈临脸上毫无气色,脖子上戴着颈环,那是用来控制兽人的,屈辱的象征。

可以看出他的日子确实不好过。

那我就放心了。

凤川捕捉到我的眼神后,问道:「你认识那个兽人?」

我嗯了一声,岔开话题,「鞋子有点磨脚,我要去休息室换一双,一起还是在这等我?」

「一起吧。」

到休息室坐下,凤川半跪在我跟前,替我脱下了高跟鞋。

看见我后跟泛红的皮肤他微微皱眉,轻抚着吹了吹。

正在此时,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。

我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。

沈临望向凤川,带着疲态的脸更显难看,「这是你的新兽人?」

而凤川站起身,看我的眼神隐隐带着控诉,像在质问我是不是特地约好的一样。

11.

我对上沈临那双曾经很喜欢的眼睛,「有事?你不陪着你的新主人,来尾随我?」

如今再一看,当初真是鬼迷心窍瞎了眼。

到底是假冒伪劣产品,比不上凤川的千万分之一。

沈临上前伸出手,想抓我的衣角。

被凤川顺势一挡。

我眼尖的发现,沈临衣袖下的手臂遍布着新旧不一的鞭伤跟刀痕。

手腕有明显的,被长期捆绑的痕迹。

「棠晚,我错了。」沈临垂着头,「你把我接回去吧,我会很听话的。」

「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打我骂我吧,你想怎么罚我都行,我们回到从前好吗?顾安会把我折磨死的……」

我冷笑了一声,「沈临,看来我以前给你太多自信了。」

沈临抬起头,那双红眸盯着我。

不过是一秒,凤川整个人站到我跟前,「这种不入流的狐媚术也敢对着阿棠用,我说怎么大老远的就闻到一股狐骚味。」

凤川将脸凑到我面前,「阿棠,他脏,不要看,我比他好看。」

「棠晚你要我怎么样才能原谅我!」

「你以前不是很爱我的吗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」

「你不喜欢我了吗?」

「是因为他吗?」沈临指着凤川,「是不是因为他,他能做到的我也可以!」

我站起身,「沈临我从未说过爱你啊,即便是养只没开灵智的家猫,我也会力所能及给它买最好的猫粮,你又能算得了什么呢。」

「别拿你肮脏的爪子指着他,建议你脑浆摇匀了再说话。」

凤川抬着高傲的头颅,几乎用鼻孔俯视沈临,闷哼了一声,从他身边走过。

沈临追着我出了休息室,恰逢顾安站在不远处。

我让凤川提着沈临就往她那儿去。

将落魄的沈临丢在顾安的脚边。

沈临试图爬过来抓我的裤腿,「不,棠晚你救救我。」

「表姐,你家这只小宠不太听话呢,喜欢到处乱跑,还得好好调教调教。」

他因为恐惧而止不住的颤抖,看向我的眼神逐渐暗淡,抬起的手仿佛失去生命力一般垂下。

12.

小小的插曲过后。

养父带着一位穿着华丽的女孩子出场。

他介绍道:「小女顾浅浅流落在外二十年,如今终于回到了顾家……」

后面一系列的场面话我无心细听,无非就是顾家找回了亲生的私生女而已。

只不过顾浅浅总是朝着我这边投来目光。

与她四目相对后,她对着我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很甜,但是笑意不达眼底。

顾浅浅对我过多的关注,让我有些不适。

时不时地,还会看向凤川。

凤川靠近了我一分,呢喃道:「她身上有很难闻的味道。」

我仔细嗅了嗅,不知道是不是隔得太远,并没有闻到。

宴会接近尾声时,顾浅浅找到了我。

「姐姐,久仰大名。」她伸出右手。

我礼貌回握,「你好。」

很冷,整个掌心都很冷,我快速抽离了。

「姐姐是顾家捡来的养女吧,在顾家的二十五年,过得应该很不错。」

她的语气很平静,嘴角一直挂着一抹笑。

「嗯,我很感激养父。」

顾浅浅的眼神似要把我看穿,「可惜我回来了。」

总觉得她今晚对我抱着莫名的敌意。

怕我跟他争家产?

这么想着,我回了她一句,「你放心,顾家的一切都是你的,不属于我的我不会要。」

她捂着嘴轻笑,「顾家吗?我倒是不太感兴趣。」

「姐姐,你跟你身旁的那只小凤凰,很有趣。」

说完她转身离开了,一次不明所以的对话。

转念一想,真千金回来了,对我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女抱有敌意,也属于正常心理。

13.

宴会结束回到家。

凤川赖在我家死活不愿意回去。

他站在门口叉着腰,「那个叫沈临的骚狐狸以前住过你家吧!他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!」

「你是不是也抱过他摸过他,你不会还亲过他吧!」

我捧着茶杯,坐在沙发上静静看他的表演。

「你对我始乱终弃也就算了,新找的居然只是这种货色!我好歹也是祥瑞,是哪里比他差了吗?」

凤川说着说着还急眼了。

他抿了抿唇,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我赶紧放下茶杯,上前拉他,「好了好了,我怎么可能亲过他,瞎想什么呢?」

「那你亲亲我。」

我跳起来给他脑袋上来了一下,「别得寸进尺,客房在那,自己去睡觉。」

凤川只能无奈地抱着枕头进客房。

半夜,我梦魇了。

梦中的场景很真实,像是亲身经历了一般。

一个看不清脸的游魂入了我的身体,与我疯狂抢夺着身体的主控权。

又一幕。

画面一转,凤川嘴角挂着血,原本夺目的双翼残败不堪。

半跪着望向我,满眼都是不甘和担忧。

我想伸手触碰他,却醒了。

醒过来后感觉身心俱疲,仿佛真的跟那个游魂争夺完身体一样。

出门倒水遇到了同样在喝水的凤川。

「你怎么也醒这么早?」

凤川将水杯递给我,「做噩梦了,最近总是做噩梦。」

「那还挺巧。」

14.

睡不着便早早去了公司。

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。

在电梯里跟顾浅浅遇上了。

「姐姐。」她晃了晃工牌,「上班第一天,多多关照哦。」

工牌上的岗位写着总裁办执行秘书。

想来是老头子给她安排的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在这个小小的密闭空间里,若隐若现地闻到了一股类似于东西腐烂的味道。

很淡,但很刺鼻。

我问道:「你用的哪款香水?」

「姐姐喜欢的话,我改天送你一瓶。」

第六感告诉我顾浅浅浑身都透着奇怪的感觉。

可是上完一天班下来,一切都很正常,她只是做着分内该做的事情。

现实中没有离奇的事情,我的梦却一天比一天离谱。

今晚我又梦到了。

这次我清晰地看到脚下踩着一个诡异且复杂的阵法,像修仙小说里写的那样。

我摆脱了那个游魂,游魂嘶吼着乱窜,胡乱地撞击着阵法内升起的屏障。

看样子是想要逃脱出去。

梦境到此结束。

每天跟播放连续剧似的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接下来一连做了好几天同样的梦。

来来回回就是这些内容。

一大早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。

忍不住破口骂了一句,「妈的,做梦也能卡碟?」

直到三天后,我的梦迎来了历史性的突破。

我在梦里闻到了味道。

是那个熟悉的,让人作呕的味道,和顾浅浅身上飘出来的一模一样。

意识到这一点后,我是被惊醒的。

15.

我盯着天花板还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这算是什么事?

我到底沾上了什么东西……

正在我一筹莫展去买咖啡,挑选面包的时候。

身旁出现了一个人。

跟我说了莫名其妙的句话,「那家伙身上的味道越来越重了吧。」

我夹面包的手在空中停滞了三秒。

「别紧张,我们是一个阵营的。」

我转头看她,「你什么意思?」

她笑了笑说道:「看来还没恢复啊,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?你跟我来。」

「你云里雾里的说了一堆,就要我跟你走?贩卖人口?」

她啧了一声,「啧,轮回了一世更不讨喜了。」

「你身旁有只凤凰吧,最近出现了一个让你很不安的人吧?让我猜猜,是不是还一直做梦,梦到些让你无法理解的东西。」

「神棍?下一句是不是V你998帮我化解?」

「什么神棍!我堂堂掌管天地轮回的……」她欲言又止。

话虽如此,我还是跟着她去了天台,毕竟她说的一点儿也没有偏差。

她抱起双臂,昂着头说道:「正式介绍一下,我就是大家口中所谓的神,掌管万物轮回。」

我瞥见这人脖子里挂着一张牌子,顺手拉了过来。

上面写着强盛集团,人事部HR,宋清欢。

「现在神也要打工?」

她扯了回去,「你懂什么,这叫与时俱进。」

「我跟你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明白,等我把上一世的记忆还给你,你就懂了。」

宋清欢的话音刚落,我被拉入了一个神奇的领域。

脚下是看不到的虚无,四周望不到尽头,到处漂浮着玻璃状的碎片。

这些碎片很听宋清欢的话,在她指尖有序的排列着。

她嘴里不停地念叨,「哎呀哎呀,时间太久咯,找起来有点麻烦啊。」

说着一边向前,一边推开身旁的碎片,「不是这片,这不是,那也不是……」

她突然提高音量,激动道:「在这在这,来来来。」

不等我作答,宋清欢一把将我推向碎片。

16.

天地初开。

世间万物在混沌中逐渐显形。

山川河流一一有了灵性,我存在于无形中,天地有多大,我的思绪便有多长。

我俯瞰着每一个生物的诞生。

自此,我有了实体。

我罗列着万物生存的法则,世界运行的法则,为了所有生灵有序成长,我每一天都在修补法则的漏洞。

我成了掌管规则的秩序神。

从此刻开始,遵循天地生长的条件,世间孕育了更多的神明。

某天,我在山谷捡到一颗被火焰包围的蛋。

觉着有趣便时常照看,不知过了多久,蛋里孵化出一只凤凰,我为他取名凤川。

凤川很粘我,我允许他跟在我身边。

一切都很完美,天地有序的运行了千年万年。

但我疏忽了,疏忽了万物生灵并非都是向善的,疏忽了天地间漂浮着的恶念。

他们在天地初开时便悄悄聚集,无声无息中逐渐庞大,孕育出了一个邪神。

世间唯一一个会作恶的神。

我觉得这是我疏忽大意留下的错,我想要纠正这个错误。

可是他比我诞生的还要早,存于天地间并无实体,很难对付。

我与他纠缠了很久很久。

「秩序神,你凭什么拥有这么大的权利,明明我才是天地孕育的第一个神,凭什么我不能化出实体。」

「天地万物就该由我统治!把你的身体送给我吧,它本该就是我的。」

事情渐渐演变成,我想消灭她,她想拥有我的身体。

我们缠斗了近百年,最终跟掌管轮回的神明研制出一个阵法,试图将她永远封印。

一切都很顺利,她进了我们的圈套。

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在关键时刻抢了凤川的身体。

她知道我的软肋,我下不去手,天地规则也不允许我伤害无辜。

最后别无他法,我选择跟她同归于尽。

凤川抱着我的躯体,喃喃道:「你不能丢下我,你不可以丢下我,我本就是为你而生的……」

凤川用凤凰火护住了我的最后一缕神魂,联合宋清欢将我送入了轮回。

我看到他因为失去的凤凰火而失控,每日被烈火焚烧。

他很痛苦,但我没有办法,我知道我该尽快去轮回。

我入了轮回,凤川陷入了漫长的沉睡。

本该到此结束的,可是那个邪神也留下了一缕神识,跟着我一起进入轮回。

17.

从记忆中回过神。

突然觉得万物都变得渺小了。

缓了好久才接收完所有的信息。

宋清欢盯着我,「不用太感谢我,你记忆拿回去了,你家那只小鸟应该也把丢失的记忆找回来了。」

她还在喋喋不休,「我就说这几年轮回道里总觉得不干净,还好我发现的及时,也亏得那东西悄摸着换身体,才被我发现了本不该入轮回的灵魂。」

「你瞧瞧你离开的这些年,世界规则都演变成什么个鬼样子了,兽人都出来了,还好没酿成大问题。」

「当初那批神,被天地淘汰的淘汰,陨落的陨落,投胎的投胎,啧啧啧都变样咯……」

她像是好不容易遇到个老友,不停的诉衷肠。

我捏了捏鼻梁骨,「你话好多,走吧,得把那家伙解决了。」

顾浅浅的这具身体马上不能用了,她最近一定会行动的。

当年的阵法在东海附近,如今那边是一片荒山。

我装作不知道一切的样子,递给顾浅浅这个荒山开采的项目。

我有把握她不会起疑,这座荒山由于当年的大战,无形中形成了屏障,凡是进入阵法附近,基本等于失联。

是我解决她最好的地方,也是她抢夺我身体最好的地方。

她时间不多了,一定会去。

18.

由于记忆的回归,我的神识也渐渐回归。

如今跟宋清欢一起解决这个似人非人,似鬼非鬼的东西,轻而易举。

跟我们设想的一样。

顾浅浅迫不及待要带我去阵法附近。

一靠近阵法,宋清欢打开了她的领域。

她还是那么不着调,「哎呀呀,不好意思哈,把你拉进来了。」

「不过呢,原本我是没资格拉你的,可是你隔三差五搞夺舍这种东西,这不,正好在我业务范围内哦亲亲。」

顾浅浅顿时面目全非,笑得很猖狂,「被你发现了,但是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?棠晚的这具身体我要定了!」

宋清欢把我也拉进来,「棠晚,你怎么说?」

「还有什么好说的,审判吧。」

顾浅浅退后了几步,「不可能!你轮回一世不过是个普通人,你……」

我向她走去,「你忘记了,规则是我定的,这是我轮回前留下的最后一个规则,邪恶存在时,我只会更加强大。」

我开启了审判领域,顾浅浅被我捆着送入阵法。

她还在挣扎,「不可能不可能,凭什么我得不到这样的能力,凭什么!」

在天雷的洗礼下,顾浅浅最终湮灭在天地间。

宋清欢拍了拍衣服,「比想象中还要顺利,总算把当年的垃圾打扫干净了,舒坦。」

19.

今天跟宋清欢约了野营烧烤。

宋清欢一向吊儿郎当的,这回问了个很严肃的问题。

「解决掉了顾浅浅,但是世间存在的恶人这么多,万一又孕育出第二个呢?」

我把鸡肉串翻了个面,「制定正义的法则,让能钻的漏洞更少。」

宋清欢托着腮,「这得人类自己定吧,这种小事情你插手不了。」

「嗯,他们不也在修正自己的规则,对他们抱有点期望吧,一定会做得更好的。」

「好吧。」她摊了摊手,「您老都不急,我更无所谓了。」

「能吃了。」

「啊真香啊,好像回到当年了。」

我咬了口肉,「不过说起来,原本的顾浅浅怎么样了?顾老头好不容易有个亲女儿。」

宋清欢说道:「死了,但下辈子会投个不得了的胎。」

我扶额,「这跟中奖但是过期了有什么区别?」

宋清欢白了我一眼,「我可是在按照你定的规则运行。」

我:「……」

20.

山谷的夜晚很宁静。

我看着手心的凤凰火,「凤川,我把它还给你吧。」

凤川合上了我的手,「我不要,在你那不是挺好的,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,我就不会再被烈火焚烧。」

我摸了摸他的羽翼,「我们会永远站在彼此身边,直到永恒。」

「你可说好了。」凤川将脸埋进我的脖颈,「神是不能说谎的。」

「嗯,这是神的承诺。」
小说《被渣兽始乱终弃后,他后悔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>>>阅读全文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