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色中文网: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

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

向语烟靳书砚全文免费阅读_(齐舟阳靳书砚免费阅读无弹窗)向语烟靳书砚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(齐舟阳靳书砚)

向语烟靳书砚全文免费阅读_(齐舟阳靳书砚免费阅读无弹窗)向语烟靳书砚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(齐舟阳靳书砚)

现代言情
2023年09月15日 11:14:14
齐舟阳 靳书砚 现代言情
齐舟阳
网文大咖“齐舟阳”大大的完结小说《向语烟靳书砚》,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,反转不断的剧情,以及主角齐舟阳靳书砚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,详情:“你猜?”我甩开那些思绪,故作神秘地答道。严子俊笑着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,“我不猜,但是...

向语烟靳书砚全文免费阅读_(齐舟阳靳书砚免费阅读无弹窗)向语烟靳书砚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(齐舟阳靳书砚)

《向语烟靳书砚》是作者 “齐舟阳”的倾心著作,齐舟阳靳书砚是小说中的主角,内容概括:走吧,一起下楼。”我临危受命,不得不抱着猫儿一起下楼。于一凡开着车去医院,我则是抱着猫儿上了自己的车,由小李送我回枫洲苑。不得不说,宠物是人类的优秀伴侣,有了布布的陪伴,我觉得很有乐趣,短短一天的时间它就适应了我家,我带她去琴室拉琴时,它就趴在一边当我的听众。我忍不住拍了一张布布的美照发朋友圈,发完后却看到了蔚蓝发的最新动态。自从她加了我以后,我就没见过她发......


《向语烟靳书砚》阅读精彩章节

“幼稚。”
靳书砚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以后,换了一件黑色羽绒服,戴上了一顶同色的针织帽,然后走了出去。
我跟出去,裹紧脖子上的围巾后,开始蹲在地上滚雪球。
雪很冷,我的手很快冻得通红,佣人为我拿来了手套,我戴上后继续滚雪球大业,一旁的靳书砚却站着没动。
“我是要你陪我堆雪人,不是看我堆雪人。”
我不高兴地说道。
...《向语烟靳书砚小说》免费试读“幼稚。”
靳书砚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以后,换了一件黑色羽绒服,戴上了一顶同色的针织帽,然后走了出去。
我跟出去,裹紧脖子上的围巾后,开始蹲在地上滚雪球。
雪很冷,我的手很快冻得通红,佣人为我拿来了手套,我戴上后继续滚雪球大业,一旁的靳书砚却站着没动。
“我是要你陪我堆雪人,不是看我堆雪人。”
我不高兴地说道。
“你还把自己当三岁小孩?”靳书砚不爽地反问,“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,堆什么雪人?”他大爷的,上一世他陪蔚蓝堆雪人时也这么废话的吗?我恼怒地捡起一块雪,毫不客气地砸在了靳书砚身上。
靳书砚拍了拍被砸到的地方,也不示弱地捡起雪扔向我。
我们两个开始了打雪仗,但是靳书砚比我手劲大,眼力准,每次都砸中我,我在慌乱中反倒一直失手。
我输得心不甘情不愿,在靳书砚弯腰捡雪时,我一个雪球扔过去正好砸在他头顶,他发出一声闷哼,随即抬头怒视着我,“许、知、意!你打我啊!”我勾了勾手指挑衅,笑得得意忘形。
靳书砚捧起地上快有篮球大小的雪球,举过头顶便想报仇,我瞅准时机,一个箭步冲过去钻进他怀里,抱住他的腰死死贴住,然后仰头看着他,“打吧,打死我了你好娶蔚蓝!”雪花落在我的脸上,落在我的睫毛上,也落在靳书砚的发梢上,他低头看着我,眉眼好看得无懈可击。
气氛似乎有些凝固,我和靳书砚的视线胶着着,尽管我爱了他十年,也有了几次夫妻之实,但是这种单纯的撒娇打闹,还是第一次。
我不知道自己是故意要比蔚蓝先一步这么做,还是借着这个借口,弥补曾经可怜的自己。
“耍赖鬼。”
靳书砚终于移开了视线,神情略微不自然,他将雪球扔在地上,我也识趣地赶紧松开他。
靳书砚回了房间,留下我在冰天雪地里出神,好一会儿我才回过神准备继续堆雪人,可是没一会儿我就放弃了。
我冻得浑身发冷,泡了个热水澡以后才感觉重新活过来,躺在床上时,我打开了手机里的监控系统,找到了刚才我和靳书砚打雪仗的监控画面。
昏黄的灯光下,白雪纷飞,我穿着白色的毛衣,裹着黑色的围巾,抱着靳书砚的腰仰头看着他,他双手举过头顶捧着一个雪球,低头与我对视。
要不是我已经死过一次,我真的会被这唯美浪漫的一幕迷得死去活来。
他当时在想什么?是不是想着如果怀里的我换成蔚蓝该多好?我忍不住截图,设置成了我的锁屏壁纸。
不知道何时,我终于沉沉睡去,连于一凡打来的电话我都没有接到,直到第二天醒来我看到了未接来电,才赶紧回过去。
“需要你帮个忙。”
于一凡说。
“什么忙?”我还有点没睡醒,声音都是懒洋洋的。
“见面说吧。”
于一凡很霸道地安排了一下见面地点和时间,然后挂了我的电话。
我懵逼地抓了抓头发,起床拉开窗帘往外看,阳台护栏上厚厚的雪,正折射着阳光的点点光芒。
搞错没有?这种天气约我见面,万一路滑出车祸怎么办?我正纳闷,突然眼睛看到楼下草地上,有一个堆好的雪人,看起来很漂亮,我惊喜不已,立马换了衣服冲下去,问一旁正在扫雪的佣人,“雪人是你们堆的吗?夫人,是裴总堆的。”
佣人答道。
我心脏猛地跳了跳,说不上那是一种什么感觉,靳书砚突然对我的好,就像买了十年的彩票,终于有一天中了十块钱。
靳书砚堆这个雪人时,肯定心里一直在骂我幼稚。
我扬起笑脸,跑到厨房找出两颗黑豆和一根胡萝卜,回到雪人面前给它点上眼睛鼻子,又把围巾取下来给它戴上。
“真乖。”
我摸了摸雪人的脑袋,心情愉悦地回去吃了个早饭,然后叫来小李开车,送我去见于一凡。
于一凡独居在一处高档公寓,离医院不远。
我是第一次来他家,本来以为他那么高冷的男人,又是医生,家里装修应该走的冷淡风,就是黑灰白的极简装修。
没想到一进门就是实木地板和暖黄色的墙壁,家里装修得非常温暖舒适,散发着淡淡的清香。
“随便坐。”
于一凡拖着一个行李箱放在客厅,然后替我泡了一杯热茶,然后端出一碟金灿灿的小饼干,“我烤的饼干,尝尝。”
说完,他呼唤了一声,一只漂亮的布偶猫便跑了出来,大尾巴拖曳在地上,温顺地“喵喵”叫着,一跃而起跳进了他怀里,他抚摸着猫儿,对我说道,“我要去交流学习半个月左右,你把布布带回去,替我养段时间。”
我刚拿起的饼干差点掉地上,叫我过来原来是托猫。
“我不会啊!”我摇摇头。
“它很乖,你每天给它点吃的,陪它玩一玩就好。”
于一凡走过来,二话不说就把猫塞在我怀里。
猫儿蹭了蹭我,确实很乖。
于一凡又拿出一个箱子,里面是猫儿的食物以及玩具,“走吧,一起下楼。”
我临危受命,不得不抱着猫儿一起下楼。
于一凡开着车去医院,我则是抱着猫儿上了自己的车,由小李送我回枫洲苑。
不得不说,宠物是人类的优秀伴侣,有了布布的陪伴,我觉得很有乐趣,短短一天的时间它就适应了我家,我带她去琴室拉琴时,它就趴在一边当我的听众。
我忍不住拍了一张布布的美照发朋友圈,发完后却看到了蔚蓝发的最新动态。
自从她加了我以后,我就没见过她发任何动态,朋友圈也是仅三天可见,一片空白。
一张伸手接雪的照片,和一行文字:我在你的心里,有没有一点特别?这句话我熟,曾经我很喜欢的一首歌里的歌词,下一句是“就怕你终究没发现,我还在你身边。”
以前我觉得这首歌好适合形容我对靳书砚的感情,现在轮到蔚蓝来暗喻她对靳书砚的心意了?

小说《向语烟靳书砚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戳我阅读全文